设为首页 | 收藏本站 | 联系我们 | 网站留言 | 网站导航 登录  注册
2017年08月22日 星期二  农历丁酉年(鸡)七月初一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> 文摘精选 >> 文摘阅读
正文
多年后,我们擦肩而过,你却没有认出我(二)
作者:未知   来源:短文学网   编辑/发布:轨迹_   点击数:882   添加日期:2012/1/5

    雯也变了,她变得越来越沉默,逃课的次数也越来越多。直觉告诉我这一切都跟光有关系。
  
  一天哥哥来学校看我,照例是一帮朋友出去吃饭,走到饭店门口我看到雯从里面走出来,神情落寞,像是哭过的样子。我知道这家饭店就是光常去的地方,上次跟哥哥吃饭遇到光就是在这里。
  
  我朝楼上看看,光正站在三楼的晒台上打台球,我明白他们之间一定发生了什么。
  
  哥哥一进门就哈哈大笑,我真不明白他为什么总有认识的人。没过一会儿光也下来了,人群壮大了就上楼开了包间喝酒,我一看人太多了就想走,哥哥不让,说难得来一次。然后我就自己到楼顶上打台球,我从来没玩过那东西,纯粹是自娱自乐。正玩到兴头上光过来了,看见我先大笑起来,说一看就是头笨驴。
  
  我要气死了。为什么他跟别的女生说话都能让她们开心,跟我说话就这么呛人呢。
  
  你的手法就不对。光说着上前给我做了个示范。“看见了吧,这才叫专业”
  
  我比猫画虎地去做,却又被他笑:“屁股别撅那么高”
  
  我生气地扔下球杆,脸又热又红。

  “再教你一次,学不会就真成笨驴了”光不由分说地抓住我的手,将我压在身下,肆意地摆弄我的手指。第一次离他那么近,他身上的烟草味使我微微皱了皱眉毛,我想我的脸一定红透了,心跳地厉害,手心冒出细细的汗珠。
  
  我用眼睛的余光去看他,从侧面看他脸部的线条很好看,神情专注,唇角紧闭,一缕头发滑落额前,挡住了他的眼尾。
  
  “好了,就这样”他站起身来,拍拍我的头,“看你的了”说完就走了。
  
  我扔掉球杆,颓然坐在地上。回想刚才他对我所做的一切,依旧脸红心跳。
  
  我觉得我有些堕落,因为我那么喜欢曦,可是他只轻轻牵过一次我的手。我们的回忆那么少,那么少。
  
  模拟考试成绩出来了,我考了第二名。我知道这根本算不上什么,高考对我来说还是很难跨越的一道线。
  
  张某某对我们的学习态度极度不满,这关系着他今年的奖金,所以他对我们一再地咆哮,直到发现这样做徒劳无用时,他对我们彻底地失望了。
  
  在这样的环境中,有人目标坚定,甘做勇者,也有人看破世俗红尘,乐的逍遥。我想我两者都不是。我只是随波逐流吧。 
  
  雯就过的很逍遥,她逃课的频率越来越多,我想她是决定放弃了。很多时候看见她跟光在一起,说说笑笑,更多的时候她一个人独自落寞。
  
  虽然看见他们在一起我会生气,但是我也不愿看到雯伤心。我想光一定是伤害她了。那时我并不知道爱上光这样的人注定要受伤害。
  
  那天下很大的雨,教室里没有几个人,我坐在位子上做题。做了一会儿觉得背后有种异样的感觉,回头去看,是光。
  
  他坐在凳子上,翘着腿,背靠在墙上,侧脸看着我。
  
  我看看他继续埋头做题,虽然已经心乱如麻。他已经好久没来上课了。
  
  “喂”他敲敲桌子,我没理他。
  
  “这么用功,想考北大啊”他说。见我没反应就嘿嘿笑了两声走开了。
  
  他走了,我的心空了,书也看不下去。到了吃饭时间人陆陆续续都走了,外面雨下太大了,我没带伞。
  
  光又悄无声息地走进来,看见我还在就问:“不去吃饭啊”
  
  我告诉他没带伞。
  
  他笑了说:“我有啊,一起去吧,我也还没吃呢” 
  
  我不知为什么会答应他。
  
  他撑开伞,把我拉进去,我们并肩朝食堂走去,穿过一个林荫的甬道,两旁都是高高的冬青,他忽然拉住我的手,紧握着不放。
  
  我又急又怕就死命挣脱,他笑嘻嘻地看着我,越来越用力。
  
  我于是放弃,眼泪哗一下子涌出来。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流泪,但就是控制不住。
  
  他看我哭了就松开了,一只手替我抹去眼泪。被我用手挡开了。
  
  我气呼呼地跑掉了,那天晚上我有些失眠,迷迷糊糊到很晚才睡。
  
  我确信我喜欢上光了。在他没有向我表白之前我习惯挥舞着自己的钳子,跟他针锋相对。这是我保护自己不受伤害的唯一方式。
  
  成跟我说:“光喜欢你,你不知道吗?”
  
  我说:“不知道,我不喜欢他”
  
  然后成就很仔细地研究我的表情,看到我一脸木然就笑着说:“希望你说的是真心话,但是我还是想提醒你,他并不适合你”
  
  我没回他。
  
  现在我跟雯之间有一道无形的墙,我们看起来很要好,可彼此都知道我们已经越来越远了。雯终于答应了彦,每天向众人展示她趾高气昂的幸福,但是彦爱的卑微,他对她无所不从。 
  
  至于雯为什么会答应彦,我一直无法理解。她不是容易迁就的人,对爱情她曾经那么挑剔。
  
  时间过的好快,进入六月份一切基本已成定局,很多人开始放纵自己。
  
  光彻底消失了,大概有一个多月时间我没有看到他。我几乎每天都希望能听到他熟悉的脚步声,可是我又害怕看见他那种心慌意乱的感觉,我知道我隐藏不了。
  
  有一天,哥哥突然出现了,他总喜欢做出人意料的事。
  
  然后照例在那个窝点遇到光,吃喝一番后一帮人说要找个地方打牌,光说他有个好去处,就带我们去了。
  
  是离学校不远的一个单元楼里,两室一厅的房子,里面没什么家具,看得出很久没人住了,只有一间卧室放了张床,一张写字台和一台电视。
  
  我看哥哥打了会儿牌就觉得无聊,跑到隔壁去看电视。过了一会儿光走进来,翻了翻抽屉找出皮夹子,对我说:“看看,全输给你哥了,你应该负责”
我说:“凭什么”
  
  他把钱夹扔在床上,坐到我身边,直直的看着我说:“谁叫你是他妹妹”
  
  我刚想站起来却被他一把拉住了,不由分说把我按到在床上,吻住了我的嘴。
  
  那一刻我大脑一片空白,我的身体是僵硬的,死命地咬着牙齿。他吻了一会儿抬起头来笑:“把嘴张开,咬那么紧干嘛,没接过吻啊”
  
  他说话的口气好像我应该是个高手似的,我立刻火冒三丈,使劲推开他站起身来,眼里含泪。
  
  “好了,别哭,让你哥看到我就惨了”他拉住我的手,“刚才是开玩笑的”
  
  “那什么才是真的”我把脸扭过去不看他。
  
  他一把抱住我说:“这是真的,做我女朋友吧”
  
  我还是不争气地流泪了。他摸摸我的头笑:“不说话就是答应了啊,不过你还要答应一件事”
  
  “什么?”我被他的问题带沟里去了,让我没有机会反驳他提出的要求。
  
  他说:“好好学习,考上大学” 
 


首页 【1】 [2] [3] [4] [5] [6] [7] 下一页 尾页

当前是第1页,共有7页

最新文摘
[情感] <神话>之触
[自然] 人类未解之谜
[自然] 百慕大三角之谜
[生活] 游戏与人生CS与劲舞的较量
[小说] 多年后,我们擦肩而过,你却没有认..
[情感] 只为途中与你相遇
[生活] 心是一杯茶
[情感] 庐州月光,梨花雨凉
[情感] 昔日青丝今成雪
[情感] 有多少爱会天长地久
天悠网
天悠网所有所有软件和资料除特别说明外均来源于互联网,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,请勿用于商业用途,如有侵犯作者版权的,请联系本站,本站将立即改正。
Copyright @ 2009 - 2012 Skyou. All Rights Reserved
Powered by 轨迹_ |
版权所有 翻版不究 | E-mail:429529574@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