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 | 收藏本站 | 联系我们 | 网站留言 | 网站导航 登录  注册
2017年06月27日 星期二  农历丁酉年(鸡)六月初四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> 综合资讯 >> 站内文章
正文
治国就像弹琴一样——拾慧志·琴
作者:许石林   来源:腾讯博客   编辑/发布:轨迹_   点击数:357   添加日期:2012/3/31

      春秋,乐官师旷先生是个瞎子。关于他的眼睛是如何瞎的,有三个版本,两个版本说是他为了专注学音乐自己弄瞎的,弄瞎的手段:一是用艾熏瞎的;二是用针刺瞎的。第三个版本是他天生就是瞎的。我目前倾向相信他的眼睛天生就是瞎的——一个人能将自己的眼睛弄瞎,其心太狠、太毒,用今天的话说是个超级偏执狂,不合常理人情,不可取,这样的偏执性格,不符合琴道人格。以如此狠的心,内心有那么大的光明,似不可信——师旷是一位内心有大光明的人,您不能说正因为眼睛瞎了才内心光明。

圣贤大都生于衰世、末世——师旷生活在春秋时晋悼公、晋平公时代,作为两代晋公的宫廷乐官,随侍晋国最高领导。他最初的职责就相当于一个肉体活人版的MP3,即晋公想听音乐的话,不像您现在一按按钮就可以听了,他不行,他得让乐师现场弹琴,跟今天播放MP3一样,这种乐师的职务,后来有一个名字:琴待召。

师旷作为一个宫廷乐师,他的地位远比一般奏乐供人娱乐的乐人高得多。晋公有重大的外事活动,一般都请师旷先生一起出席。即外宾和晋公谈论国事,晋公旁边坐着一个神色端庄和蔼的瞎老头。有一次,卫国灵公一行到晋国访问,晋国在卫灵公访晋期间,举行“卫文化周”。卫灵公身边也带了一个乐师名叫涓,即师涓先生。卫灵公一行去晋国的途中,路经濮河,在河边休息时,夜晚月光照着河水,波光粼粼,薄雾笼罩其上,突然,隐隐约约有人唱歌,大家都觉得好听。可是过后谁也记不住那个歌声的旋律,只有师涓先生听一遍就全记住了。在“卫文化周”开幕式上,卫灵公要显示自己国家的文化软实力,让师涓当场弹奏那个从濮河边听到的乐声,他想考验晋国的人是否知道这个曲子。师涓老师调好琴弦,弹奏起来。在场的人都觉得这个琴音太好听了,追星族们都准备好了让师涓老师签名了。这时候,坐在晋平公旁边的师旷老师猛地一拍桌子,大声说:“停下!别弹了!”

在场的两国国君都很尴尬,晋平公觉得师旷这样打断客人弹琴很没风度,是在忌妒人家吧?师旷徐徐道:“请问你这个曲子是从濮河上听来的吗?”师涓一听,很窘。卫灵公大惊,只得承认。

师旷说:“这就对了——这是商纣王的宫廷乐师师延给纣王演奏的靡靡之音。武王伐纣,师延知道自己助纣为虐,其罪不免,就畏罪跳濮河自杀了。这个曲子荡人心智,如果任其流传,久之则人心淫逸颓废,国必亡。所以,它是不祥之乐,亡国之音,不能弹!”

晋平公客气地打圆场;“现在早已不是商朝了嘛,无论如何也得让贵宾演奏完整个曲子,曲不可不终嘛。”

师旷语气温和但坚决地说:“好的音乐使人振作,靡靡之音使人堕落,防微杜渐以修养身心,为什么明知不好,反而要听完它呢?”

又有一次,晋平公举行高级干部大会,在会上说自己国家的建设成就,这也好,那也好,晋国的媒体上平时只有三种声音:一是我们是最好的;二是别人都说我们最好;三是别的国家都忌妒我们最好。师旷老师听晋平公这样讲话,就拿起身边的一张琴,照着晋平公的方向用力扔了过去,晋平公讲话脱稿,正在兴头上,突然感到一阵黑风扑面而来,吓的哇哇大叫,摔倒在地,琴虽然没打着他,但是把他惊着了。卫士冲上来就拿住了师旷。晋平公稍微安定了一下神色,厉声问:“师旷!你要行刺寡人?”师旷两只胳膊被卫士抓着,坦然地说:“您是主公?真是您吗?”晋平公说:“是寡人!你眼睛看不见,耳朵也不好使吗?连寡人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?”师旷说:“啊!难道是老臣听错了?我刚才明明听到不是您在讲话呀!我听到商纣王在台上胡吹冒撩大忽悠哩,怎么是您在讲话?”

晋平公明白师旷老师的意思了。稍顷,即摆摆手,散会了。

古云:“琴者,禁也。所以禁止淫邪,正人心也。”就是说,不要将琴声弹奏得太顺随人的欲望以娱乐人,而要用琴声驯化人的性情,削弱禁止人的一些不正当的天性和欲望,使其达到“正”的效果。当然,这是一个效果极其微乎其微的过程,不是说听了一曲,流氓立刻不流氓了,贪官立即不贪了。没那么神。正因为没那么神,所以才要强调和坚持。跟减肥似的,你要坚持才有效果。

现在,古琴一下子热起来了!热得人都有点不习惯、热得跟得了流行感冒一样、热的让人想起谁写的那句话:“花说开就开了,哗地,像泼妇一样。”

但是,真正懂得琴理、明晓琴道的人还是很少的。所谓琴道,无非就是“存天理,灭人欲”而已。有关这个,可以看我先前的小作《天理》,此不赘述。

琴和琴人之尊贵,说到底是琴人要心中多存一些“不”,即世俗要你这也能做,那也能做,这也能搞掂,那也能搞掂,而琴教你“不”做这,“不”做那。你不要试图用琴影响他人,你只需用琴管住自己即可,所谓理一人之性情,以理天下之性情。人都把自己管好,社会才能好。别扯得太远,别企图代表别人,比如,有个网站吹牛,说中国不怕跟美国打仗,大不了中国豁出去死几千万人,而美国最怕死他们自己的人。这就是瞎扯——你只能说你自己愿意去死,或者跟你一样有这种想法的人愿意去死,你没权利安排别人去死。什么是淫邪?这就是需要禁止的淫邪。

琴不娱乐他人,只调和自己身心。为什么说琴人难觅知音?就是因为琴只对自己弹,对二三好友弹,不娱乐他人、不取媚他人。

正因为琴者知音难觅,一旦得到知音,简直可以说是生死知音,简直就是琴者自己的另一个复制品,这就是为什么伯牙子期,一个读书人和一个樵夫如何能因琴而结生死之交。

邹忌您是知道的,就是那个长得很帅,但是跟城北徐公一比就觉得自己还是不够帅的齐国人。邹忌年轻的时候学了一身本事,他想当官有所作为,造福国家,可是,那时候还没有后来的选材察举制,更没有发明科举制,他如何才能找到一个机会被齐王赏识呢?

机会总是留给有所准备的人的。邹忌会弹琴,齐王也会弹琴。邹忌自荐说自己的琴弹得好,希望能为齐王弹琴。他以这个名义进入齐宫廷,成为齐王的一名琴师。有一天,齐王自己正在弹琴,邹忌大胆,推门就走了进去。齐王见了很不高兴,说:“寡人没叫你来呀!”

邹忌说:“大王您的琴弹得好!”

齐王心情不错,问:“你说说,好在哪儿?”

这一问,给了邹帅哥一个机会,他朗声回答:“您弹琴,大弦浑厚温和,这是明君气象;小弦清廉干练,这是丞相诸臣奉公能干;您按弦按得果断而深,放得舒展而轻松,这好比国家政令宽严得当;音量大小适中,无不正之音的干扰,如天下四时协调,没有乱象。”

齐王听了,很高兴:小邹啊!没想到你还如此懂音律!

邹忌说:我不但懂音律,其实我还懂致力国家哩。

齐王不高兴:说你胖你就喘,年轻人,要学会谦虚!

邹忌说:大王,治理国家就像弹琴一样嘛。

邹忌借助琴理说治国之道,很快就得到了齐王的赏识,三个月后,邹忌当了齐国的相。后来的事实证明,邹忌是古时一代良相。

邹忌其实生在一个好时代,他遇到了喜欢琴的齐王。

琴道在于“不”,琴人在于有所不为,有所不为,无过放弃生命,有关琴人故事,近世最动人心魄的是四川的裴铁侠与沈氏——裴铁侠与沈氏夫妇家藏唐代一大一小两张雷威制琴,因号“双


首页 【1】 [2] 下一页 尾页

当前是第1页,共有2页

最新文章
历史,是镜子还是幌子?
治国就像弹琴一样——拾慧志·琴
[转贴]开往平壤的火车
朝鲜现状
CCAV与西方媒体的区别
中国洗碗工和外国女仆的不同命运
美国名校为何照顾中国官二代
天悠网
天悠网所有所有软件和资料除特别说明外均来源于互联网,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,请勿用于商业用途,如有侵犯作者版权的,请联系本站,本站将立即改正。
Copyright @ 2009 - 2012 Skyou. All Rights Reserved
Powered by 轨迹_ |
版权所有 翻版不究 | E-mail:429529574@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