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 | 收藏本站 | 联系我们 | 网站留言 | 网站导航 登录  注册
2017年06月27日 星期二  农历丁酉年(鸡)六月初四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> 综合资讯 >> 站内文章
正文
[转贴]开往平壤的火车
作者:金色蚩尤   来源:凯迪社区   编辑/发布:轨迹_   点击数:510   添加日期:2012/3/24

转帖地址:http://www.nbweekly.com/Print/Article/10703_0.shtml
开往平壤的火车
2010-7-7 9:40:17 
来源: 南都周刊 

    6月23日,记者以游客身份,通过“朝鲜4日游”团进入朝鲜“旅游”。在这个神秘的国度,记者试图揭开重重幕布的一角。如果说,边境线是走私者演出的舞台,那么边境后面,朝鲜人的社会生活,就是无形的编剧之手。

    从非常高的羊角岛饭店的房间看平壤市容,大雾覆盖着城市最上面的楼层,一切都显得平静,对游客而言,封闭了几十年的朝鲜仍是世界最神秘的国家。

    一名朝鲜女军人行走在乡间小路。
 
  隐瞒身份进入朝鲜
 
  朝鲜未开放个人游,进入朝鲜的唯一渠道是组团旅行。问东问西的我,引起了丹东国旅的王小姐的怀疑,她严肃地看着我说,“记者是不允许进入朝鲜的。”我说:“要是记者去了怎么办?”王说:“那就把他关起来。”“关到哪里?”“关到住的宾馆,专人看着,不让你出去,直到其他人结束旅行,再送回中国。”
 
  王的话让我有点担心。朝鲜真有这么可怕吗?于是我隐瞒了身份,在申请表上填上“自由职业”。
 
  我猜朝鲜人可能不清楚“自由职业”是什么职业。就像我小时,市场经济没有到来的时候,我们否认失业现象的存在,“自由职业者”被称为“待业青年”,往往跟不务正业和“二流子”联系起来。
 
  我干脆又在另一份更正式的出境表格上,改成了“贸易公司职员”。一路上,我守口如瓶。
 
  混迹在21名游客中,6月23日早上9点,丹东到朝鲜新义州的火车开动了。据说,每年大概有3万人进入朝鲜旅行,其中绝大部分是中国人。朝鲜边境也许是世界上最难跨越的。我们的团里居然还有三个西方人:54岁的爱尔兰人Tim,32岁的奥地利人Thomas,23岁的澳大利亚人Dominic。你别指望在朝鲜遇上一个美国人或者日本人。
 
  火车穿过中朝友谊大桥,半个小时就进入了对岸的新义州。新义州陈旧空旷,和对面高楼林立的丹东反差很大。曾经,朝鲜打算把新义州建成特区,甚至宣布在新义州实行“三权分立”。荷兰籍中国人杨斌被任命为首任特首,随着杨斌被捕入狱,这个看起来有点疯狂的计划就告吹了。
 
  新义州火车站的整体设施显得老旧,只有领袖的语录墙没有瑕疵。我们要在车站等3小时,然后换乘朝鲜的火车去平壤。其间哪里也不能去。陆续进来6名身着灰色和土黄色制服的朝鲜边防士官,检查护照,用探测器检查包裹。他们神情严肃,让人望而生畏。
 
  我们见到了来自朝鲜的导游。其中一个姓金,64岁,功勋导游。说一口流利的汉语,但是他从来没有到过中国。朝鲜的导游很多可以熟练应用汉语和英语。
 
  网上说在朝鲜只有领导才穿皮鞋。实际上穿皮鞋的不在少数。有的女性戴着项链和戒指,打扮入时。士兵则穿一种鞋面是黄色帆布、鞋帮是黑色橡胶的胶鞋。更多的人穿一种蓝色白帮的平底布鞋,男女样式一致。
 
  之前导游已经警告:手机、笔记本电脑、收音机,一切带有输出输入功能的电子产品,一概不允许带入朝鲜。Dominic和湖南娄底来的朱先生身上的手机,被查了出来。
 
  长相狡黠的朱先生多次来过朝鲜,持有一部朝鲜手机,卡也是朝鲜的。他解释说,手机是去年在朝鲜买的,这次带过来准备联系朋友。但是没用。海关暂时没收了手机,保管在新义州。后来回国时都还给了他们。不过这个插曲让大家感到一丝紧张,不知道接下来的行程会发生什么。
 
  火车,慢开
 
  在新义州等待了难熬的3小时。我们被要求待在候车厅,和朝鲜旅客隔开。我和Thomas溜出候车室来到月台,发现围墙外面就是热闹的火车站广场。人很多。戴红领巾、穿白衣蓝裤的少年骑着自行车快速穿过,妇女和老人在走动,一个男人运送“鸭绿江啤酒”到一间小屋。很多朝鲜旅客都提着从中国采购的商品等火车到来。广场随处可见戴着直筒战斗帽的挎枪军人。天气很热,但是他们穿着看起来很厚的两件套的军装。
 
  广场左侧一个像是售货亭的地方,发生了一场争斗。一个青年男子,不断用手推搡一个瘦小的老太太,有个劝架的中年女人参与进来,显然男子嫌她多管闲事,狠狠地朝女人屁股踹了一脚,于是女人拍拍裤子上的尘土溜掉了。
 
  我被这场午间的争吵吸引。广场上的人们也发现了我们。特别是Thomas西方人的面孔,引来了朝鲜人的指点。车站一名女工作人员闻讯跑出来,把我们赶回了候车室。
 
  下午1点,火车启动。我们被安置在最后一节车厢,通往其他车厢的门是锁住的,无法接触到朝鲜旅客。但是在这节车厢前面坐了几个朝鲜游客,看起来他们衣着挺括,像是一些干部。
 
  新义州到平壤220公里,在中国,坐动车用不了2小时。而朝鲜,要走6小时。直到下午7点才到平壤。所谓4日游,有两天花在往返路上,实质上只是2日游。
 
  除了铁路设备的老化,朝鲜电力紧张,电力火车晚点很正常。丹东有个导游外号“吴晚点”,每次带团火车都会晚点。朝鲜的金导说,“用电的地方太多了。”虽然拥有大同江水电站,但冬天结冰无法发电的时候,平壤家庭取暖仍是个问题。
 
  沿途,看见大量的军人。车站、乡村、田间,都有大批身背武器的军人。在一些路口,经常见到扛枪士兵检查路人身份。朝鲜实行先军政治,2000万人口,军人有100多万。
 
  回来时,我在新义州火车站买了一本朝鲜研究者金明哲的书《金正日和朝鲜统一之日》,书中对先军政治的来由进行了全面阐述。朝鲜一直处在备战状态,这次我有了深刻的体会。
 
  从火车上看,朝鲜的风光十分美丽。后来去的妙香山、板门店,同样很美。视野所及,没有很高的山丘。所到之处,几乎每块田地都种植了水稻和高粱,连田垄都载满了秧苗。朝鲜对粮食的渴求可见一斑。
 
  这里的机械化程度很低。因为是手工,秧苗明显不太规整。在朝鲜的三天,我只在开城见过一台插秧机。田地劳作的基本全是人力,主要是妇女和孩子。朝鲜妇女承担的体力劳动甚至比男人还重。
 
  农村是人民公社。经常看到农民聚集在田里劳动,有时围成一圈进行政治学习。导游说,有些地区也搞类似联产承包的试验,家庭或亲友组成一个组耕种,交给国家粮食后,剩余部分可自行处置。但据观察,总体上,尚不能完全调动农民的生产积极性。
 
  多次来过朝鲜的朱先生说,别看田垄都种满了作物,但因缺少化肥,一亩只有两三百斤的产量。而在中国,一亩水稻产量多的可接近2


首页 【1】 [2] [3] 下一页 尾页

当前是第1页,共有3页

最新文章
历史,是镜子还是幌子?
治国就像弹琴一样——拾慧志·琴
[转贴]开往平壤的火车
朝鲜现状
CCAV与西方媒体的区别
中国洗碗工和外国女仆的不同命运
美国名校为何照顾中国官二代
天悠网
天悠网所有所有软件和资料除特别说明外均来源于互联网,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,请勿用于商业用途,如有侵犯作者版权的,请联系本站,本站将立即改正。
Copyright @ 2009 - 2012 Skyou. All Rights Reserved
Powered by 轨迹_ |
版权所有 翻版不究 | E-mail:429529574@qq.com